广州咪表如何改革?路内停车恢复收费 或有半年过渡期

发布日期:2018-04-23 点击次数:14  字体显示:【大】  【中】  【小】

近日,广东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二次会议表决通过《广州市停车场条例》。

据了解,《条例》对城市道路临时泊位作了设置规划与管理等方面的规定,并明确城市道路临时泊位实行差别化、累进式加价的阶梯式收费标准,规定城市道路临时泊位使用费属于行政事业性收费。这意味着咪表泊位管理将迎来变革,现金收费、企业承包制等“旧咪表时代”的管理方式将成为历史。

 

《条例》中规定,城市道路临时泊位使用费属于行政事业性收费,应当全额上缴财政,实行收支两条线管理。同时《条例》还禁止为任何单位或者个人设立城市道路临时泊位月保车位,或者将城市道路临时泊位向固定对象出租。

目前,《条例》尚未印发实施,通过后正在按规定完善后续程序。待《条例》印发实施,广州咪表收费将有什么变化?又将如何改革?

近日,广州市停车场行业协会常务副会长潘国璠在接受记者专访时透露,未来广州路内停车或将取消现金收费,咪表恢复收费后将由政府按照新办法管理。估计之后还需要通过几个月到半年时间建立起收费模式和中心收费监控的平台。

 

1. 咪表何时恢复收费?

答:《条例》实施后或有半年过渡期。

潘国璠在接受信息时报记者专访时透露,今后《条例》正式印发实施后,广州市路内停车将有法律依据,广州就咪表停车也会有一个新的管理办法,“现在《条例》是省市人大都通过了,政府正式公布后也会有实施的具体时间。预计公布后,主管部门将建立一个管理队伍,然后像深圳一样,安装一些收费设施,像智能地感器,咪表可能是不用的了。估计之后还需要通过几个月到半年时间建立起收费模式和中心收费监控的平台。”
2. 今后咪表收费多少?有无可能降价?

答:将通过听证会定价,预计不会大幅度降价。

潘国璠说:“咪表恢复收费后具体的收费标准,将由发改委通过听证会来决定。从我们停车场协会预估的角度,应该和以前的收费标准差不多,不会有很大的改变。以前广州分一类地区、二类地区,然后分时段收费,其实就是采取一个阶梯式的收费。此前广州一类地区每小时收费16元,与南京基本持平,首小时收费比北京、上海、深圳高。而北京、上海等地均实行了分区域结合分时段的收费模式,其首小时价位分别为10元、15元。从这个角度来估计,广州价格应该还是合理的。从提高周转率角度看,预计不会有大幅度降价。”

3. 今后如何落实收费监督?

答:实行收支两条线,或取消现金收费。

记者近日走访发现,在仍处于特许经营期内的德政路,有身穿“泊车监管”字样工作服的工作人员在收取停车费。此前,在咪表收费制度下,由于停车费去向难以透明化,人工收费模式被不少人质疑。而《条例》明确该项收费属于行政事业性收费,全额上缴财政,实行收支两条线管理,这就保证了收费去向透明化。

如何落实监督、保障收费透明?潘国璠透露,根据《条例》,广州或将参考深圳,改变收费形式,“由政府直接管理。它要成立一支专业的停车管理的事业单位,要实行行政化的管理,不像以前是委托企业经营了。”

同时,今后广州将有全市停车的后台监控系统,取消现金支付,杜绝收费漏洞。潘国璠说:“今后车主进入统一管理平台支付后,(平台)能记录车什么时候进来、什么时候出去。(平台)可能以微信、支付宝等形式收费,将钱直接收到政府的账号上。如果有其他管理人员的工资(支出)属于另外支出,不在收的这笔钱中支出。这样保证了收费的透明,实行智能化管理,也便于监督。”

4. 暂停收费期间取消的泊位是否加剧停车矛盾?

答:属于规范管理,不会加剧停车矛盾。

据悉,在暂停收费期间,广州有四分之一的咪表泊位取消,这是否会加剧停车矛盾?潘国璠表示,《条例》中明确了路宽要多宽才能设置临时停车泊位,因此,在暂停收费期间,各管理部门进行调整,取消不符合条件的泊位,还路于民。而路内停车解决的是临停的一部分需求,是一种停车的补充形式,从导向来说,城市交通市中心的交通还是以公交为主。因此,部分泊位的调整和取消不会加剧停车矛盾。

至于广州目前仍在合约期收费的637个泊位,潘国璠透露,由于这些泊位尚在合约期,最少也有两三年时间,在此期间,这些泊位将维持原有收费模式。

咪表改革后这些将成为历史

  •  缴费方式:现金收费VS非现金收费

此前,咪表收费方式包括现金收费,或者购买咪表卡、羊城通等。

2003年11月开始,德生咪表公司全面实行刷卡消费。司机可在现场向德生咪表公司工作人员购买羊城通卡,刷卡消费。

不过,不论是现金还是刷卡,都曾遇到过收费混乱的情况。有的车主刷卡离开后,再停车时显示为“逃逸卡”;有的咪表根本不允许刷卡,只能付现金。在一些管理不规范的咪表路段,甚至有市民遭遇乱收费的情况,收费员为与内街内巷抢客,议价揽客。

市民陈先生讲述自己曾遭遇过的咪表乱收费现象:“之前去越秀区人民公园附近停车,咪表收费员不收现金,一定要办卡才能停车。即便我很少在咪表泊位停车,但当时也只能花200元办卡。”

《条例》规定,停车费全部上缴财政。在收费方式上,可采用电子支付方式。

广州市停车场协会常务副会长潘国璠透露,广州将有全市停车的后台监控系统,取消现金支付,杜绝收费漏洞,“今后车主进入统一管理平台支付后,这样还能记录车什么时候进来,什么时候出去。建立这样一个平台,可以用微信、支付宝付费,停车费能直接打到政府的账号。”

  • 管理模式:企业承包管理VS政府直接管理

以前,广州咪表车位收费分别由德生、电子泊车两大咪表公司经营。两公司向车主收取停车费,并向政府缴纳少量承包费,中间的差价即为公司收入。在长达17年的企业承包制中,出现乱收费、收支不透明等问题,被不少人质疑。

《条例》第四十四条规定,市交通行政主管部门负责管理越秀区、荔湾区、天河区、白云区、海珠区、黄埔区内的城市道路临时泊位。第四十六条规定,城市道路临时泊位使用费属于行政事业性收费,应当全额上缴财政,实行收支两条线管理。这意味着,在广州存在多年的道路临时泊位承包制将成为过去式。

  • 计费形式:咪表计时、人工收费VS智能地感停车收费

此前,咪表收费采取现金收费和刷卡计费方式,车主每次停车收费,在停车、取车时分别刷卡一次,以咪表计时。今后,广州或将采取智能停车管理系统,应用智能地感停车收费系统。

记者获悉,目前该智能停车收费系统已在杭州、深圳等地应用。该系统通过视频桩、地感+互联网等技术手段,在每个泊位上都安装一个自动感应器,能自动记录车辆进出时间,收费员POS机上也会有提示音提醒。这样一来,停车诱导会更加精确。另外,收多少停车费,都由系统自动按时间计算,车主不用担心遇到停车纠纷。

  • 咪表公司各自管理VS统一停车监管平台

数据显示,广州共有咪表泊位约6000个,除却已经暂停收费的5295个泊位外,还有637个路内咪表泊位仍处于特许经营期内,继续由原咪表单位经营。此前,咪表管理主要由咪表经营单位负责。

《条例》实施后,将统一由政府主管。潘国璠透露,结合新技术,广州或将建立全方位后台监管系统,有效降低路内停车运营成本,更好地实施统一监管。

  • 部门回应 将按规定规范停车

此前,广州市交委透露,咪表暂停收费期间,交通部门正重新摸查路边泊位,监测泊位对交通的影响,对于不影响交通、适合设置临停车位的,将从顶层设计明确把道路泊位作为公共管理的一项措施,进行分类调整。

广州市交委表示,《条例》通过后正在按规定完善后续程序,各相关部门将在条例出台后按照有关规定进行合理处置。

  • 市民期盼 用手机缴停车费

咪表停车如何改革?市民曾小姐表示,“一方面希望停车更智能,引入新的科技手段,杜绝多收费;另一方面,现在微信、支付宝支付很方便,希望停车缴费也可以用手机搞掂。”

白领范先生则说:“有政府直接管理咪表泊位比企业管理放心很多,毕竟路内停车属于公共资源,建议政府直接管理后可以采取大数据进行分析,提高路边临时停车的使用周转率,真正让临时停车位发挥作用。”

  • 他山之石  深圳:“射频+手机”

2012年前,深圳与广州一样,路内停车采用招投标交由企业经营,但效果不甚理想,并引发社会资源竟为企业牟利等争议。

2013年起,深圳明确路边停车位经营权不交给企业,由政府部门直接管理,并委托道路交通管理事务中心(隶属市交通运输委)负责日常管理工作,但并不直接收费。2015年,深圳开始全面实施“射频+手机”的停车收费模式,通过路面传感器感应车辆计算时长。车主可通过微信、支付宝、APP、语音等方式付费。

去年初,深圳调整路边临时停车收费标准,最高收费每小时20元,工作日首半小时五折,夜间三大类地区免费。

  • 17年前,企业承包咪表泊车

上世纪90年代初,不少城市学习香港在市政道路上设置收费临时停车位。出于费用监管的考虑,采取了当时国际通用的咪表(自动计时收费装置)收费办法。

2001年,广州市颁布《广州市城市道路自动收费停车设施使用管理试行办法》。和香港不同的是,广州的咪表泊位采用企业承包制,中标企业与市交通行政主管部门签订合同,拿到经营权。同年成立的电子泊车公司取得了2100多个咪表停车位经营权。3年后,民营企业德生咪表公司以2800元/个的价格,获得新增咪表泊位的经营权。

虽然是学习香港,但广州咪表收费性质和香港在法律意义上完全不同。广州市停车场协会常务副会长潘国璠曾表示:“前者是车主和咪表公司的民事关系,咪表公司对于车主逃费无强制措施;后者是车主与政府间的行政关系,车主一旦逃费政府可以直接罚款强制缴纳。”

2017年3月31日,咪表公司经营期满。从4月1日起,广州市中心城区城市道路5295个咪表泊位暂停经营和收费,咪表收费进入了“免费真空期”。此后一年,5000余个咪表泊位进行调整,其中约1/4泊位取消,剩下的3800余个泊位尚在免费期。

  • 过渡期加强对僵尸车管理执法

 

对于咪表暂停收费期间产生的停车乱象,潘国璠建议,“在《条例》正式实施后,估计还可能有三个月到半年时间的管理过渡期。对于‘僵尸车’等问题,建议政府部门加强管理执法。”

广州市人大代表刘蔓仪说:“暂停收费后出现一个问题,就是个别市民把路边的免费咪表位作为自己的长期停车位,甚至在一些马路上,有人把车盖上车罩,成了‘僵尸车’。而路边临时停车的人无法使用这些车位,马路成了一些人的私人停车场。不能长期暂停收费。希望问题能尽快解决,真正把临停车位给需要的人。”

(来源:停车邦)